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2020.11.08 -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三言财经(ID:sycaijing),作者:DorAemon,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1月5日晚,快手递交了IPO招股书,计划港股上市。

快手属于中国互联网短视频、直播行业中的元老级公司。起初,快手是制作GIF动图的社交平台。之后发展成短视频内容平台,接着又基于此开展了直播以及与之关联的电商业务。

目前,快手已经完成十轮融资,估值达到近300亿美元。快手此次IPO计划募资50亿美元,估值约500亿美元。

与此同时,快手的主要竞争对手抖音短视频近日也有消息或将在香港上市。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考虑将抖音、今日头条以及西瓜视频打包上市。

这说明短视频行业发展日趋成熟,公司最终上市也是水到渠成之事。快手率先开启IPO之路,也使得外界即能够较为全面的了解其各项业务发展情况,也可以对短视频、直播行业有进一步了解。

依然是一家直播公司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首先,公司业绩表现方面,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快手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已达3.02亿,月活跃用户达7.76亿。

在同一期间内,每位日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85分钟;短视频和直播点赞、转发及评论数达1.63万亿次;有26%的用户是平均月活跃用户同时为内容创作者;此外,快手电商GMV达到1096亿元。

营收方面,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总收入83亿元;2018年总收入203亿元;2019年总收入391亿元。进一步到了2020年上半年,快手实现总收入253亿元,同比增长48%。

毛利率方面,2017年快手毛利率为31.3%;2018年毛利率为28.6%;2019年毛利率则为36.1%。而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毛利率为34.3%。过去三年快手毛利率整体较为稳定。

细分来看,快手收入来源主要以直播业务为主。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根据招股书,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止,直播业务收入带来173亿元,占总收入68.5%;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带来71.6亿元,占总收入28.3%;其他业务收入为8.1亿元,占总收入3.2%。

过去三年,直播业务收入一度占快手总收入超过90%。2017年至2019年,直播业务收入分别占快手总收入的95.3%、91.7%和80.4%。

自2019年起,快手开始侧重于广告业务发展,即线上营销服务。因此,2019年起直播收入占比有所下降,同时广告业务收入开始进入增长状态。

截至目前,直播业务收入占比仍然超过六成,而广告业务收入则从几年前占比不足10%提升至目前的近三成。

电商方面,快手将该项业务与网络游戏、增值服务等计入“其他业务”,该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带来约8.1亿元收入,占比为3.2%;而2018年至2019年两年该业务占比则不足1%。

主播收入是快手支出大头

IPO或为员工带来近500万激励

支出方面,为快手主播的收入分成是过去几年来快手主要成本支出。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据招股书,截止至2020年上半年,快手主播收入分成及相关税项为97.9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38.7%。而2017年至2019年,这项支出分别为44亿元、104亿元和181亿元,占总收入比例分别为52.7%、51.2%和46.4%。

除了给主播分成外,快手近年来逐年增加产品营销、品牌推广和广告活动相关支出。

招股书显示,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推广及广告开支达到132.4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52.5。而2017年至2019年该项支出分别为12.6亿元、40.8亿元、94.2亿元和28.6亿元,占总收入比例分别为15.2%、20.1%、24.1%和16.8%。

由此可见,2020年起快手大幅增加了营销方面投入。

员工薪资方面,招股书中透露了快手公司董事以及五位最高薪人士并非集团董事的薪资总和。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与2020年6月30日止,快手向董事支付薪酬总额分别为1530.5万、899.7万、762.1万和374.5万元。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公司应付五位最高薪酬人士且非公司董事薪酬总额分别为1.5亿元、1.8亿元、1.03亿元以及9400万元。(注:上述“薪酬”包含工资、薪金、奖金、退休金成本、其他雇员福利及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

同时,本次IPO也为快手员工带来了巨额收入,快手共授予高管和员工5.24亿股期权,约占总股本15.5%。

招股书称,快手将所有已发行及未发行股份重新分类为每股面值0.0000053美元及0.0000053美元的A类股份及B类股份。所有已发行优先股将重新分类及重新指定为B类股份,合计共发行86.68亿B类股份和7.66亿A类股份。

截至2020年9月30日,根据快手前雇员持股计划,有4551名快手公司员工认购5.24亿B类股份,人均持股11.5万;另有4546名非快手在职员工认购3.21亿相关股份。据此估算,快手员工持股比例约为9.7%。

招股书中透露的最后一次融资总额为8.4亿美元,融资后快手估值达到640亿美元。那么,以2020年融资每股估值计算,快手每股约为5.7至6.8美元。

据此,快手员工人均可获利近400万至500万人民币。

同时,也有一大批投资方能从此次IPO中获益。

招股书显示,公司股东中,宿华与创始人程一笑为控股股东。其中,宿华将实益拥有427,469,521股A类股份及56,961,183股B类股份,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约11.65%;程一笑将实益拥有338,767,480股A类股份及45,568,873股B类股份, 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约9.24%。

此外,腾讯投资快手超过40亿美元,占股21.57%;五源资本投资共计投资近2亿美元,占股16.66%;DCM占股9.23%;DST占股6.42%。

直播带货风口真的在吗?

快手的招股书透露的种种数据,“直播”这个概念是谈论快手时不可绕开的核心元素。

而近年来成为风口的“直播带货”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快手平台的标签之一。每次有直播带货破各种记录的报道,快手上的主播也一定在列。

快手目前电商GMV已超过1000亿,用户重复购买率也高达60%。很多媒体、业内人士分析称快手带货能力强,电商业务要领先于其竞争对手。

然而,招股书中透露的收入数据却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做电商带来的收入竟计入“其他业务”,而且过去三年来,电商为公司带来的收入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仅今年上半年达到3.2%。

截止至今年上半年,直播、广告以及电商等业务为快手带来总收入为253.21亿元。

对比1000亿元的电商GMV,两者差值超过700亿。

这不由得令人思考,“直播带货”真的是“风口”吗?

同时,从招股书中也能看出,快手业务过于单一,收入来源主要依赖直播。也就是通过向用户销售用来“打赏”主播的虚拟商品获得收入。

如此单一营收模式也导致了多年以来快手毛利率稳定但是增长空间较少。

另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则来自用户。

我国短视频用户增长空间已经接近天花板,日后各短视频平台获客渠道进一步变窄,市场或将上演各种“抢客大战”。

招股书中称,截至今年6月底,快手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用户为3.02亿;但是今年2月份快手方面发布的数据称,其日活跃用户突破3亿。几个月间用户数量增速放缓。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这并非快手一家需要面对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现状。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短视频用户增长率高达107%,但是2019年该数据骤降至25.1%。该机构预测2020年我国短视频用户增长率为15.2%。

短视频用户增速将逐渐进入瓶颈期,除了因人口基数限制外,目前随着5G等技术以及各种各样的线上产品丰富,用户注意力将越发分散。

快手赴港IPO:员工人均获利将超400万,五高薪人士薪酬过亿,直播收入占大头

而且快手招股书显示,目前直播月度付费用户平均收入降低。2017年快手直播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平均收入为52.5元,发展至2020年上半年的45.2元。

不过目前平均付费用户增速仍然较高,由2017年1260万增长至2019年的4800万,再进一步增长至今年上半年的6400万。

快手显然也意识到了当前公司面临的结构问题和市场挑战。

近年来,快手逐渐开始将侧重于直播业务的发展模式改变为探索更多收入渠道。

自2019年起,快手开始发力广告业务。该项业务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19%升至今年上半年的28.3%。毕竟手握大量用户,变现渠道不可过于单一。

用户量方面,快手一方面开始着手“抢人”,另一方面则加大了品牌营销方面的投入。

例如快手打造了更清爽的“快手极速版”,同时发春晚红包以及耗费40亿元赞助春晚。

这些举措可以说快手为了获得更多用户不惜一切代价。

未来,随着短视频用户增速进一步降低,短视频平台势必要从“抢市场”转变为“互相抢用户”。所以快手要做到用户和业务两手抓,即要保住用户,也要拓展更多业务渠道。

- END -

11
0

已关闭回复!

直播主播留人的话术

1.欢迎 XX来到宝宝的直播间,喜欢主播的点个关注哦! 2.欢迎来到直播间,点关注 不迷路,一言不合刷礼物!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