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2021.02.07 -

晚上19:40分,放假在家的曦曦(化名)坐在书桌前,准备上网课,当天的课程是高途课堂张镇老师主讲的“作文阅读拿高分——审题立意三大妙招”。5分钟后,直播课开始,曦曦听得津津有味。

近两年,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出现和发展,像曦曦这样开始在线学习的用户越来越多。而在当下新冠疫情不容乐观、多地再次叫停线下培训补习的形势下,兼顾社交隔离与学习辅导全新教学模式的在线教育,成为放寒假的中小学生在家自学的优选。

“在线就能学习,不仅省去了不少路上的时间和精力,学习时间也相对更自由。而且每节课后还有辅导老师在线答疑,可以更好地掌握、巩固学习难点,相比较线下课堂来讲更方便。而且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还是要安全第一。”随着越来越多的家长了解在线教育模式,并体验到了在线教育的优势,对在线教育的接纳度和满意度也在不断提升。

根据瑞银UBS Evidence Lab调研报告显示,中国在线教育平台的家长满意度平均数值从2019年的4.34%,上升到了2020的4.36%;而线下教育机构的家长满意则从2019年的4.37%下降到2020年的4.28%。瑞银指出,这是中国在线教育平台的家长满意度首次超过了线下。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这对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鼓舞。联想到不久前,教培行业还在就“烧钱的在线教育退潮后,将会是一地鸡毛”、“在线教育究竟有没有未来”等话题争得面红耳赤,瑞银这份报告,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是这些热议的“盖棺定论”。

诚如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所说,教育的本质是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服务、最好的口碑、最好的效果、最好的体验。“所以我觉得无关于线上还是线下,如果谁能够在商业当中拥有这些好的要素,谁就能最终胜出。”

直播大班课成为在线教育“标配”

在线教育称得上是伴随互联网技术发展兴起的“新物种”。

经过二十余年的市场摸索,教育行业几经更迭,在线教育也衍生出1对1、小班课、大班课模式。

在线1对1教育从2013年开始兴起,在2016年前后迎来“高光时刻”,大量资本开始涌入这一领域,猿辅导、51talk、海风教育等多家教育机构都曾掀起过融资热潮。但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因为1对1成本高昂、毛利低,令整个行业陷入了“规模不经济”的困境。于是,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或关停业务,或弱化标签,纷纷避开1对1业务,开始尝试开发其他产品进行“破局”。

2016年,跟谁学因资金困难遭遇“至暗时刻”,多位投资人规劝创始人陈向东尝试1对1业务。他研究了一圈1对1产品后,最终删掉了当时下载的所有1对1的APP,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在线直播大班课的研究中,最终创办了“高途课堂”这个品牌。据陈向东介绍,高途课堂成立后,每个月的数据都是超过100%的爆炸式增长,短短几个月就已经实现了单月盈利。

这意味着,跟谁学打破了当时行业里“1对1教育”思潮的局限,真正寻找到了一个能从0到1的最小盈利单元。在不断试错、做减法之后,陈向东终于为跟谁学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专注在线直播大班课。

2019年5月,只融了A轮融资的跟谁学向美国证监会(SEC)公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彼时,外界还没有怎么听说过这家公司。但当跟谁学携实现规模盈利的数据走进大众视野时,一时令业界为之侧目。

根据跟谁学递交的招股书,自2017年,跟谁学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后,营收持续保持高增长并产生了巨大规模效益。2018年跟谁学实现净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长近12倍,实现净利润1965万元,扣除期权成本后运营利润达到2565万元,而上年同期亏损达到8695.5万元;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净收入2.69亿元、同比增长近5倍,实现运营利润4273万元,扣除期权成本后运营利润达到4655万元。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这些数字的巨大变化,既印证了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出色表现,也打破了在线教育普遍亏损的魔咒,让行业及资本市场看到了“有钱可赚”的希望。而随着跟谁学在美股成功上市,其主打的在线直播大班课模式也随之成为了行业争抢的“香饽饽”,多家在线教育机构争相入局在线直播大班课战场,并以此作为其未来主打的方向。如今,除跟谁学外,作业帮、猿辅导、学而思、VIPKID等在线教育机构都开发了大班课模式。在线直播大班课几乎已经成为K12在线教育公司的标配。

有教育行业人士分析表示,目前大班课是在线教育中最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更是目前最成熟的一个商业培训形态。相较于前几年流行的1对1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大班课规模化盈利能力更好。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从交付效果上而言,同等师资下,1对1的传授效果更好,但从商业价值上看,1对1的客单价更高,获客难度更大,且1对1强调个性化教学,对师资要求也更高,这样便大大增加了获客成本和师资成本。在线直播大班课则不同,1个老师给多个学生线上授课,和面向1个人直播的成本几乎一样,但从效果和价值上看,大班课既把师资力量倍数放大,又让边际成本更低,带来了最大化的利益。

假设一节课标价100元,1对1教育模式只能收益100元,而一堂在线直播大班课,可以有成千上万名学生同时上课,如果有1000名学生同时上课,一堂课收入就达到100000元,而目前一堂课有两三千名学生同时上课非常普遍,这样下来一堂课收入20-30万元不成问题。两相对比之下不难发现,在线直播大班课是一种可以兼具规模和盈利的商业模式。

嗅觉向来敏感的资本市场,以实际行动给予了“在线直播大班课”十分正向的反馈。跟谁学上市半年时间即突破100亿美元市值,市值最高一度曾超过330亿美元。猿辅导、作业帮等企业也频频传出融资消息,可以说主营“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在线教育机构都有着不错的成绩。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当然,在市场中,这些在线教育机构的表现也颇为不俗。以跟谁学为例,根据其在2020年11月发布的Q3财报显示,三季度公司收入为19.658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增252.9%,延续了此前强劲增长的势头,连续8个季度收入增长超250%。其中K12在线课程收入为17.57亿元,同比增长282.7%。公司现金收入为20.862亿元,同比增长137.1%。三季度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正价课付费人次数同比大增133.5%,达125.6万。漂亮的财报数据说明了一切,更表明了面对大班课赛道后来者的“围追堵截”,“先驱”跟谁学仍锐意不减。

撬动教培市场的“秘诀”何在?

表现出色的财务数字,让跟谁学成为研究在线教育行业时不可或缺的关注对象:跟谁学实现高盈利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在对比了众多在线教育机构大班课的运营模式后,有分析称,拆解直播大班课的盈利模式,从源头上梳理,无非是明星直播老师带来流量和课程报名,辅导老师在课后提升学员的学习质量,从而提升整体的授课效率和高交付。

真的只是这样吗?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他曾表示跟谁学的商业模型非常简单,就是让最好的老师和最愿意改变学习现状的学生家长相连接,让他们产生相互喜欢、相互信任。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行当,不能一味贪快,必须静下心来细细“打磨”,以慢的状态来对待。深耕教育领域三十多年的陈向东深谙此道。所以尽管创业时间仅有六年多,但在陈向东的引领下,跟谁学团队一直是几年如一日专注地在在线教育这块“田地”里深耕,慢慢积蓄能量。

陈向东认为对教育要保持“敬畏感”。他强调,尽管今天全世界的资本在非常疯狂地进入教育领域,尽管2020年全世界的资本投到教育的钱,中国就占到了80%,但是对于高途课堂而言,我们理解是教育一定是慢的,今天的快都会由未来的慢弥补。今天谁能够慢下来,真正去服务好每个学生和家长,真正能够让每个学生和家长相信你,真正能够让学生和家长的期待不仅被满足、而且能够被超越,这家机构的口碑才会真正立起来并传下去。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跟谁学把目光聚焦到了“老师”身上,结合自身优势创新性地提出了“名师授课+双师辅导”的在线直播双师模式。跟谁学及旗下高途课堂K12大班双师直播课通常由数百至上千人的名师直播加几十人、几百人的小班辅导组成,主讲老师负责大班直播精讲,辅导老师则负责每个学生作业的批改、课程进度跟进、监督学生到课等。这样便形成了课前、课中、课后全程辅导服务闭环链条,通过“大班教学、小班服务、1对1辅导”把大班课产品完美地打造出了小班化的感觉,学员从中可以享受到更具有针对性、更加个性化的在线服务。而如此周到的教学服务,也让跟谁学收获了良好的口碑。相关数据显示,截止目前,跟谁学累计注册学员4900万以上,学员覆盖194个国家,开设课程9000门以上,平均好评率95%以上,个别学部和个别学段的续班率超过80%。

有业界人士评价“跟谁学是目前我见过的服务做得最好的在线教育公司”。据其归纳介绍,跟谁学会通过短信通知、电话提醒、公众号模板消息、微信信息提醒等方式多频次提醒用户来提升完课率,通过服务提示用户内容很精彩要持续参与,以此来不断增加用户粘性:开课前有开课提醒、讲师介绍,课后有作业提醒,还有回放链接和下次课预告等。第二次课前有课前预告和内容大纲……不得不说,在用户运营转化方面,跟谁学做到了“极致服务”,更足见其能够在国内K12教育市场一片红海的情况下,脱颖而出并成为行业巨头,绝非偶然。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2020年12月28日,跟谁学在北京举办“高途MagicMoment”高途课堂品牌升级发布会,会上,高途课堂相关负责人表示,高途课堂将全面提升对辅导老师的培养,包括教育学、心理学以及家庭教育相关知识的培训,全面提升辅导老师的教学水平,使辅导老师成长为“第二主讲老师”,给学生提供更好的教学服务。而升级后的高途课堂将以“更大体量、更强运营、更多名师”的全新形象在线服务中小学生。

通过此次品牌升级,业界内外再次见证了跟谁学—高途课堂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决心,以及不断迭代用心做教育的信念感——高途课堂真正把所有的资源、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战斗力,所有的最优秀人才,所有的组织能力都聚焦到了在线直播大班课上。

跟谁学虽然不是第一个创建在线直播大班课模式的在线教育公司,但不可否认,在某种意义上跟谁学正在通过“大班教学、小班服务、个性体验”的方式,真正重新定义着在线直播大班课。

打造“名师天团”的护城河

没有任何一种成功可以简单复制。

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模式之所以能够跑得通,离不开跟谁学对教育行业的深刻洞察——名师这种稀缺资源,历来是教育市场上的痛点。

随着消费升级、二孩政策开放、家庭教育意识的不断增强,“鸡娃”家长们对于高质量教育需求愈加迫切,“择名校”、“选名师”成为“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家长们的“心头好”。但众所周知,名校、名师这类优质的教育资源自古以来都是极为稀缺的资源。

这种形势下,“得名师者得生源,得生源者得天下”并非一句空话。名师,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流量、品牌、竞争力的“代名词”。这从近年来网易有道、猿辅导、清北网校等在线教育机构用“年薪两百万,上不封顶”等高薪待遇来争夺名师的现象中,便可窥见一斑。其中的逻辑也很简单——名师入驻到在线教育平台后,不仅有利于做好课程和服务,还会自带流量和口碑,有利于平台机构招生和创收。

在线教育满意度反超线下?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

深谙“名师”重要性的跟谁学,依托最早做O2O时积累的大量合作的教师资源,也早早组建了一支“名师天团”,为自己构建起一道独特的“品牌护城河”。“名师天团”里数百位主讲老师平均教龄达11年,其中不乏国家级骨干教师、知名中小学学科带头人等。据高途课堂相关负责人介绍,跟谁学—高途课堂的名师主要包括三类,一类是业界机构内知名的Top级别的老师,一类是人大附中、衡水中学、黄冈中学等知名中学的骨干教师,还有一类是有绝招的民间高手,能够短平快的帮助学生解决问题。但不管哪一类,都需要经过高途课堂的层层严格筛选。据说应聘的主讲老师需要经过3轮简历筛选+3轮面试+3轮试讲,但最终通过率只有2%。而选拔通过之后,高途课堂还会对主讲老师进行反复的考核和培训,确保主讲老师的高质量和高水平。

那么跟谁学何以能够吸引这么多的名师?答案其实很简单。一面是普遍高于行业的高薪资,而且这份薪资还会随着学生数、续班率的提升而上涨,最高可至上百万乃至上千万,并且还有机会走管理序列,成为集团管理者;一面是“精神食粮”,不同于老牌教育培训机构对名师的限制和约束性培养,高途课堂会给予老师们充分的自由和尊重。也正是因此,高途课堂优秀主讲教师的主动流失率做到了“0”。高途课堂相关负责人笃定表示“我们的名师别人根本挖不走,因为我们对名师在待遇方面,以及对他的尊重程度跟同行相比都不是一个量级的。”

有意思的是,通过多年摸索,跟谁学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名师培养”模式——MCN式培养模式,即如同“娱乐圈培养网红、明星一样”,签约名师、打造名师、与名师合作分成、互利共赢。而且最特别的是,跟谁学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更把名师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利用名师对自有老师和辅导老师梯队进行储备培养,大大缩短了培养周期。

据高途课堂相关负责人介绍,跟谁学—高途学堂近两年正在启动“A+计划”,即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名校遴选前30%优秀学生中对在线教育行业感兴趣的学生进行培养,打造带有跟谁学特色的“名师”。最终效果也十分显著。从数据上看,仅半年时间,就已经有人的产出非常接近于富有经验的前辈。

教育既是结果导向,又是过程导向。因此保障教学质量,永远是教育行业的重点。名师,即是其中关键。

而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如何规模盈利、健康发展,却是活下来、走下去首要思考的“命题”。

跟谁学的双师大班课模式,一定程度上在教育本质和创业本质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为在线教育企业的长远发展找到了一个“新出路”。

在高途课堂品牌升级发布会上,跟谁学宣布完成特定增发8.7亿美金的交易。据接近跟谁学人士表示,这笔融资会用于加大对跟谁学旗下K12业务品牌高途课堂的全方位投入,包括对技术研发和内容研发的投入,对优秀教师和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度,以及对学生学习体验和学习效果的投入等。

可以预见,在线大班课之争将愈演愈烈,但只有真正回归本质,才能笑到最后!

- END -

18
0

已关闭回复!

抖音如何赚钱?抖音运营引流攻略详解!

现在很多人可能会问:2020年,抖音还能继续做吗? 目前来看没问题,关键在于怎么去运营好抖音,而我做过抖音带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