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踢了淘宝、抖音的屁股

2020.11.06 -

最近 2 个月,微信官方各种大动作。

一会儿是打通公众号和视频号,允许公众号直接给微信视频号导流;

一会儿是内测视频号直播,打通视频号直播和微信小商店。

甚至据说双 11 前,官方会全量开放这些功能给微信生态的玩家。

总结起来就是,微信:芜湖,老子也要搞直播带货,还不上车?

它话都到这儿份上,作为新媒体老兵,我必须上车看看。

所以今天这篇文章,抱着半总结半分享的心度,我给你说说上车半个月后看到的风景,希望对你有启发。

01 微信直播能干过淘宝、抖音吗?

能不能干过不好说,但至少应该能干过微信图文带货。

你想,过去一个商业化成熟的公众号,怎么挣钱?——卖流量。

微信直播,踢了淘宝、抖音的屁股

要么是卖给品牌方做曝光;要么自己接电商产品,做转化。

但就电商转化而言,为了保证转化效果,一般一条图文,只会售卖一款产品。

不过如果咱们把这个图文流量引到视频号直播间,那就很有意思了——因为,一场直播的SKU,可以多到吓死人。

用户从至多只可能买一件的图文场景,进化到“只要你讲得好,老子能给你一直买”的直播场景。

也就是说,同样的流量,商业化效率可能翻了几倍。

如果咱们还能在直播间给粉丝们整点花活儿,比如脱口秀、唱歌跳舞啥的,甚至能帮 IP 建立人设,太香了。

所以,微信直播能不能干过淘宝不重要,只要能干过微信图文,只要商业效率更高,就值得做。

这还只是第一层。

微信直播除了对卖货效率的提升,更可怕的是它天然的私域属性。

02 微信直播的独特性

淘宝、抖音的流量,我觉得算是老天爷赏饭吃。

一个双十一,光薇娅李佳琦,就把淘宝直播的流量吸得差不多。

他们甚至还疯狂买微博热搜,投放微信广点通,削尖了脑袋去淘宝外搞流量。

抖音也差不多,众所周知,抖音号粉丝再多,那也不是号主的,而是平台的——算法分发,涨粉白搭。

但微信不同,你的粉就是你的粉,咱圈地自萌。

举个例子就明白了——在我参与的微信直播里,出现过「粉丝在直播间没下单,但在直播结束后,却在直播微信群里买了」的情况。

直播间心动了但没买,没事,咱还有社群啊,还能私聊啊,等粉丝去各个平台亲自比过价,我们马上可以跟上,成为她第一个下单的地方——这种促单形式,目前好像也只有在微信生态能流畅走完。

非常可怕有没有。

淘宝离货近,但离人远。

微信说:没事,我来。

再大胆点,未来微信直播,能不能做到社群和直播间的实时联动?

比如,主播在介绍某个产品时,说:我把他们的食品质量证书发群里了哈,大家随便查。

又或者是:这个图文是详细介绍这产品的成分的,不放心的朋友可以去社群看下。

这些信息对说服用户非常有帮助,但在淘宝和抖音里,没有人会在直播时傻到引导用户跳出直播间。

但微信视频号直播有可能可以,因为社群聊天和直播间已经可以做到无缝切换——我们完全可以边看直播边在社群里聊天(微信视频号有聊天缩放功能)。

可见,微信视频号直播的核心,是微信,而不是直播。

命题其实是:基于微信,我们能怎么玩直播。

其实我们不只是可以利用微信私域,优化直播的售中售后,咱们甚至能把直播的种草环节,前置到售前,分担直播的压力。

03 微信直播的售前、售中、售后

一场直播,对于主播的要求极高,因为要在短短几句话里,解决:建立信任、种草、拔草、促单等一系列操作。

没办法,主播能和粉丝的沟通时间、沟通场景都非常有限。

但如果我们在微信视频号里做直播,那就不一样了。

我们最不缺的,就是和粉丝的触达。

比如:咱们可以在公众号或视频号日常推送的内容中,就做图文或短视频形式的产品测评。

这一方面是测试粉丝对于某款产品的反应,另一方面也是种草。

粉丝说喜欢、想要,那咱们就顺水推舟,在测评内容的评论区写:好嘞,如果想要的人超过XXX,我去和品牌谈,下场直播 6 折卖。(其实和增长黑客的 MVP 逻辑一样样的)

这样既分担了直播时种草的压力,又降低了选品失败的风险,而且和品牌谈价格我们也有底气。

别不信,已经有 B 站的 up 主在整这个玩法了,效果很不错。

所以未来,我觉得很可能微信直播会变成:

售前:公众号、视频号 测款,搜集需求;

售中:视频号直播 + 社群 转化;

售后:社群 2 次售卖。

如果真能这么玩,也太香了。

- END -

14
0

已关闭回复!

云旅游从直播种草,走向杂草丛生

疫情期间,“云旅游”开始走红网络。按说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毕竟各类旅游KOL早就将诗和远方用微博、直播的形 […]